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村山郭酒旗风

恣意纵情山水,自如信步残英。千古风流安在矣,万两功名魂尚轻,豪歌美酒倾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故乡的味道   

2015-01-19 07:46:29|  分类: 引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竹子《故乡的味道》

2015年01月18日 - 竹子 - 竹林漫步
       每年到了隆冬时节,老家来人办事,都会给我带来一些粘豆包。我视若宝贝拿回家,品尝着粘豆包的香甜,不知不觉故乡的味道便萦绕在眼前。
        几场雪过后,天变得嘎嘎冷。父亲和母亲开始张罗着何时淘米,蒸粘豆包。小孩子们兴奋地听着,切切盼着。
       父亲和母亲计算着淘米的勾兑比例,10升(古代量米的器具,木制,上口宽下口窄)玉米碴子兑多少升大黄米,才会恰到好处。往往这个时候也要傻子过年看界比(邻居),问问已蒸好粘豆包人家的勾兑比例和口感,再定夺自家的,因为每年大黄米的粘度都在变化。
        我们小孩子只管看热闹,不帮倒忙就不错了。父亲母亲忙里忙外,用凉水洗选好的玉米碴子和大黄米 ,最后一遍工序是用开水再洗一遍,然后把洗好的米混合均匀放到干净的面板或饭桌上控水。待水控干净,父亲带着哥哥背着口袋去生产队的磨米房磨米。电动磨米机很快,不消一袋烟功夫,两斗(如果我没记错,1斗应该等于10升)米就磨好了。父亲说没有电动磨米机的年代,他们都是赶着毛驴用石磨磨米,很漫长很麻烦的。
         当父亲和哥哥背回黏米面,母亲已经烧好了一大锅滚烫的开水。父亲把黏米面倒进大瓦盆里(记忆里每家都有黑色的大瓦盆,当地砖窑自制,黝黑锃亮),把袖子挽起老高,洗干净手。母亲一瓢一瓢(木制盛水的器具,据说是姥姥送的)往黏米面里倒开水,父亲开始和面,把一盆盆和好的面放进缸里,这只缸早已被洗干净抬上了热炕头。
          这可是力气活,父亲累得满头大汗时,一缸面基本和好了。盖上盖帘,捂上棉被。两天的功夫,母亲掀开棉被,发好的面已经把帘子拱歪,这时可以包粘豆包了。哦,对了,在等待发面期间,母亲烀好了芸豆或小豆,碾成末,发动我们小孩子攥成团。做豆包馅用。
          终于盼到了包豆包最场面的时候,我们小孩子总算有了用武之地,各个跃跃欲试。炕上并排摆好几个饭桌,擦干净桌面,从缸里拿出一块块黏米面,豆馅端来,我们开始包。母亲和姐姐不停地检查我们包豆包的质量,形状是否好看,攥得是否结实。遭到夸奖时包得更卖力,遭到批评时认真地和别人学,生怕被罚下场。
          当第一锅金灿灿黄橙橙的粘豆包出锅时,父亲和母亲首先验证是否熟了,火候如何,粘度如何。看到他们脸上满意的微笑,我们知道今年的粘豆包一定很好吃。哥哥的任务是揭锅(就是把刚出锅的一大圆帘子一个挨一个的粘豆包分开,拿削好的木片蘸水 ,把粘豆包两个一对儿,三个一伙儿地分开),摆到另一个用秫秸扎好的长方形帘子上,然后抬到外面速冻。东北的冬天,滴水成冰,天然大冰箱。冻好的粘豆包再放进仓房的大缸里,留待一冬天的美食。
           起先,我们小孩子还包得起劲,可那一大缸的面啊,直包到日落西山,直包到掌灯时分,我们不敢逃跑,耐着性子哼唧着,手里的面再也不好玩。母亲打开收音机给我们提神,父亲时不时过来给我们讲几个笑话。
          包完粘豆包,就意味着快过年了。蒸腾的雾气,粘豆包的甜香,氤氲着浓浓的年的味道。
         无论走出故乡多少年,每当看到粘豆包,故乡的味道依然香润记忆。
故乡的味道 - 竹子 - 竹林漫步
 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8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